<button id="tt9fw"></button>

<tbody id="tt9fw"><noscript id="tt9fw"></noscript></tbody>
  • <dd id="tt9fw"></dd>
  • 菜單 menu

    【南方+】專訪|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紹強:展覽不能淪為浮淺的“潮流”

    錄入時間: 2019-08-29

    9月,位于廣州二沙島的廣東美術館將迎來“國字號”大展,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綜合畫種·動漫作品展將拉開帷幕,這是國字號展覽展區首次落地廣東。

    今年以來,廣東美術館涌現了不少現象級展覽。不久前結束的“偉大的風格——王肇民藝術研究展”中,近10萬名觀眾在《大葉紫薇》等經典畫作面前,留下了他們的驚嘆。

    因人潮洶涌,廣東美術館甚至需要短暫限制進場。有人冒著酷暑驅車五百公里自粵東而來,排隊入館的人潮一度從晴波路蔓延到煙雨路。

    廣東美術館頻頻刷新觀展紀錄的同時,“近現代廣東美術展覽季”接連推出林豐俗、湯小銘、王肇民等嶺南大家展覽,“復相·疊影——廣州影像三年展2017”也捧得2018年度全國美術館“優秀展覽項目”殊榮。近年來,廣東美術館還承辦了“其命惟新——廣東美術百年大展”“大潮起珠江——改革開放40周年美術展”等重磅展覽,在全國美術界引發巨大反響。

    面對“網紅商業展”的流行,廣東美術館開辟了一條怎樣的學術型策展之路?地處粵港澳大灣區腹地的廣東美術館如何與其他美術館聯動,講好大灣區美術故事,與世界藝術體系對話?

    近日,南方日報、南方+記者專訪了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廣州美術學院教授、廣東美術館館長王紹強。

    談策展理念|發掘嶄新角度,深化廣東近現代美術史研究

    南方日報:適逢建國70周年,廣東美術館今年策劃了一系列主題展,前不久策展的“圖繪新中國——廣東國畫的改造與轉型”對廣東地區的新中國美術進行了體系化的梳理,作為策展人,你有怎樣的學術思考?

    王紹強:從二十世紀初期開始,廣東在近現代美術歷史上,就成為了西畫東漸的前沿地,也是引領中國美術百年轉型變革的前沿地,在近現代美術資源方面得天獨厚。幾年來,廣東美術館力求在這些資源里,發掘嶄新的思路和角度,深化對廣東近現代美術史的研究力度,對近現代這樣一個在廣東美術發展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的階段,進行深度梳理。

    這次展覽的策展思路,把重點放在了新中國美術史的研究上,通過呈現20世紀中后期廣東國畫的轉型,討論藝術創作與社會進程之間的關系。藝術并不是孑然獨立的,而是在國家意志、贊助群體、科技水平,以及各個學科的加持下,發展前進的。因此,藝術史論家貢布里希在他的著作中寫下著名的話語“實際上沒有藝術其物,只有藝術家”。這是我們首先想呈現給觀眾的一點。

    這個展覽在學術上還有其他的隱形線索,例如藝術創作與人民生活的關系,廣東美術家在時代進程中的個人意識和歷史擔當精神等等。

    南方日報:近半年來,廣東美術館通過對林豐俗、湯小銘、王肇民這批廣東當代名家的個案研究展,力求呈現對當代廣東美術史怎樣的梳理和思考?

    王紹強:基于當前廣東近現代美術研究展覽狀況、觀眾對相關名家名作的認知基礎的考量,廣東美術館近年來以個案的方式,對廣東近現代美術史進行深入探索,因此才有了林豐俗、湯小銘、王肇民等嶺南大家的研究型展覽。

    從學術研究的角度來說,個案的方式能夠進一步深化、或者說從縱向展開對廣東近現代美術歷史的研究,從而更好地塑造廣東文化和美術的經典人物。

    在上半年舉辦的三個廣東近當代名家個案研究展覽中,林豐俗先生和湯小銘先生的展覽,都是首次大型回顧性個展,他們是近當代重要的嶺南名家,但此前卻因為種種原因沒有舉辦過大型個展,因此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大型個展挖掘和梳理出更有價值的美術史資源,同時進一步擴大嶺南優秀文化和藝術的傳播廣度。

    而對于王肇民先生,此前已經有大量的研究和展覽,所以我們想尋找一個更為獨特的角度去切入,在呈現上跳脫出“圖像線索”的方式,轉而從“圖像與文字”的角度出發,探索王先生作品與畫論,或者說他的藝術思想之間的聯系。我們希望能夠通過個案本身的深度,讓大家能夠建立對廣東美術更為完整的認識和審美體系。

    談學術定位|實現創新發展,傳承“先發之地”的革新精神

    南方日報:在近現代美術方面,廣東美術館是如何與其他美術館聯動,實現廣東美術館的學術價值?

    王紹強:在全球化的語境下,在大灣區的政策推動下,深化合作與交流已經成為美術館以及各個藝術機構普遍的運營、發展方式。對我們來說,想要從更多維度去拓展研究和展示,需要聯合珠三角、全國,乃至世界地區的藝術機構。

    過去幾年里,聯合珠三角藝術機構的做法已經成為常態。這次舉辦的“圖繪新中國——廣東國畫的改造與轉型”,就得到了廣東畫院、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廣州藝術博物院、關山月美術館、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的大力支持,特別是在藏品方面,為我們提供了重要的作品,讓我們的展覽能夠完好呈現。

    廣東美術館也在探索全國范圍內的學術合作,我們與中國美術館、北京畫院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浙江美術館、山東美術館、廣西美術館、湖北美術館、香港藝術館等機構都有密切的往來。

    在展覽方面,除了聯合辦展,我們還在更多維度上尋求合作,例如在“其命惟新——廣東美術百年大展”中,就在全國范圍內的藏品借調方面進行了嘗試。最后展出的554件作品中,有500件是全國各個機構的藏品,省外借調的接近200件,這樣大范圍地在全國實現藏品借調的合作,當時尚屬國內首次。

    從世界范圍來看,我們以“引進來”和“走出去”的方式與世界各地的藝術機構實現聯動。在“走出去”方面,我們以突出廣東的文化藝術特色以及現狀作為重要的考量點。廣州作為港口城市,其幾千年來形成的文化沉淀和藝術形態,是全球美術史中重要的個案。我們傾向于向外推介廣東的當代藝術,特別是當代水墨。嶺南當代水墨與嶺南畫派等廣東近現代重要的傳統一脈相承,在藝術語言上也更為國際化。這幾年中,“嶺南意象——中國廣東當代水墨八人展”遠赴法國巴黎展出、“之間·中國新水墨作品展”在墨西哥巡展、“腳本——廣東美術館藏影像作品展”于美國斯坦福藝術空間展出、“我愛陽光與花朵——鄭爽作品展”在俄羅斯海參崴市濱海國家美術館展出。近年引進的項目也很多,這些展覽來自加拿大、英國、德國、中東歐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包括最近剛剛結束的從英國引進的展覽項目“美即驚駭之始:瑪吉·漢布林的繪畫藝術,1960-”。

    南方日報:處在粵港澳大灣區腹地,廣東美術館如何發揮地緣優勢與世界接軌,和世界藝術體系對話?

    王紹強:近年來廣東美術館大力響應國家關于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號召,在廣東省委省政府、廣東省文化和旅游廳的大力支持下,通過“廣州三年展”“廣州影像三年展”“近現代廣東美術研究系列”等品牌項目,尋求更深入的合作以及全面的推進,努力打造廣州的文化藝術名片,力爭更好地構建與世界藝術體系的深度對話。

    回溯文化史,廣東是一個擁有上千年歷史沉淀的城市。而這個地區一直發展著與中原不同的文化類型,并且也有自身特殊的、并且具有重要意義的歷史脈絡。這里是有著悠久歷史的港口城市,貿易和對外交流構成了這種海港文化的核心部分,這與西方文明史上的很多地中海國家,包括威尼斯、阿姆斯特丹、雅典、馬賽、巴塞羅那、馬耳他等城市的文化類型更為趨同,這些城市大多發展著一種模式上更開放、自由、包容,性質上更具有國際性、前沿性、甚至擴張性的文化。

    廣東的當代藝術,以及廣東近現代美術的發展歷程,正是這種文化的典型呈現,因而,以“廣州三年展”“廣州影像三年展”“近現代廣東美術研究系列”等品牌項目為切入點,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依托與世界藝術體系對話,彰顯廣東文化自信,為“人文灣區”的建設做出應有的貢獻。

    談美術館業態|改建場館,營造走在前沿的當代空間

    南方日報:近年涌現出大量沉浸式、網紅式新媒體展,打造適合觀眾拍照、轉發的視覺空間,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廣東美術館如何體現一座美術館的文化擔當,輸出真正的藝術和知識?

    王紹強:我們不會去追求網紅展覽的模式,同時也不完全拒絕有學術展成為“網紅”。我們始終認為,嚴謹有力的學術研究是美術館的生命力所在。但是對外呈現的方式可以是“網紅式的”,也就是輕松的、充滿活力的、多元的、前衛的,符合觀眾觀看習慣的,但是歸根到底這背后需要有學術的支撐,否則展覽就像浮萍一般,淪為一種浮淺的“潮流”。從建館以來,我們就堅持這樣的理念,今天,當追逐潮流成為常態,當深刻和恒久的價值被束之高閣,我們更需要不斷重新地提醒自己根之所在。

    我們會在展覽中以“搭建”的方式還原作品原境,增加現場的體驗感,讓觀眾身臨其境理解、體驗作品原本的語境。我們以歷史的方式對文化輸出進行考量,從中理解到在作品原有的語境中闡釋作品的重要性。

    在具體的展覽呈現中,我們把這種語境的闡釋變為一種代入式的情境體驗。例如此前在“1949年的廖冰兄——歷史轉型期的廖冰兄漫畫作品文獻展”里,就嘗試搭建了與作品相關的場景。

    這個時代需要深刻,我們也需要以適應這個時代的方式呈現藝術的深刻。

    南方日報:廣東美術館如何對當代人的思考、對當代文化有所建構?能否結合廣東美術館的新館建設談談構想?

    王紹強:隨著新媒介和相關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不僅是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多地依賴于新技術,當代人的觀看方式、認知方式以及衍生出來的行為方式也都經歷著巨大的轉變,因此我認為需要營造一個走在前沿的當代空間,有未來性和前瞻性是非常重要的。

    目前,新館的建設正在穩健的推進當中,預計新館的建筑規模約7萬平方米。預期建筑時間為五年,這將是廣東美術館在新時代的又一飛躍,讓廣東美術能夠在面向未來、面向國際的全新格局中有國際一流的場館。

    我們計劃在新館設立固定陳列展廳,近現代部分會展出廣東百年美術經典名作以及20世紀嶺南畫派發展史專題研究等展覽。而當代部分,則計劃展出廣東美術館藏當代藝術作品、廣東美術館藏影像作品等等。此外我們也將以自主策劃,以及全球個機構合作聯動等方式,推出豐富多彩的展覽項目,力爭將廣東美術館打造成展示大灣區文化形象的一張“新時代文化名片”,來自國內外的市民游客都能從中清晰了解廣東近現代百年的美術史。

    而對于二沙島現有舊館,我們希望好好保留,進行適當的修繕,留下廣東改革開放以來的重要文化名片,留下一代人的文化記憶,為廣東建設文化強省和建設人文灣區做出更大的貢獻。

     

    【記者】李培 黃堃媛

    【通訊員】劉丹妮 曾睿潔

     
    0名警員受邀參加十一慶典

    開放信息

    開放時間:每周二至周日900-1700(逢周一閉館)

    每日1630停止入場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二沙島煙雨路38

    咨詢電話:020-87351468

    免費參觀:觀眾憑有效證件入場參觀

    團體參觀:10人以上團體請提前兩個工作日進行電話預約,并按約定時間憑確認短信入場參觀

    熱門文章
    圖片新聞
    天天日天天搞天天射